净利润690万欧元-首次实现盈利自2018年以来-沙尔克财报

净利润690万欧元-首次实现盈利自2018年以来-沙尔克财报

发布:mdcg2024-03-19 05:10分类:足球信息分享标签:沙尔克04

昨晚,沙尔克俱乐部公布了2023年的财务报告。数据显示,与前一年相比,俱乐部的收入从1.57亿欧元大幅增至1.683亿欧元。同时,今年的净利润达到690万欧元,较2022年的负940万欧元有了明显改善。负资产也减少至1.033亿欧元,相比2022年的1.098亿欧元。净贷款债务也下降至1.285亿欧元,较去年的1.399亿欧元有所降低。这一积极趋势主要归因于德甲联赛比赛和在费尔廷斯竞技场举办的大型活动带来的观众收入增加。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活动未受到新冠疫情的限制,进一步助推了收入增长。同时,餐饮和酒店领域的收入也有所提高,商品销售方面的营业收入也有所增加。不过,受高通胀影响,成本也有所上升。

财务总监克里斯蒂娜·鲁尔-哈默斯表示,俱乐部在当前艰难情况下成功实现了经济目标,改善了重要的财务指标,这向球迷、会员和融资伙伴传递了积极信号。展望未来,俱乐部的主要目标仍包括提高球队表现和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复苏。董事会已经提前确定了24/25赛季一线队预算框架,体育和财务部门保持密切合作和建设性交流。


〖安顺四日游线路〗商誉危机叠加巨幅亏损,锦江酒店募资50亿欲“放手一搏”?

2020年初的新冠“黑天鹅”,引发了全球酒店业百年未遇的超级风暴。 尽管多国疫情还在持续扩散,市场保守乃至悲观情绪也始终没能消弥,但已有激进者选择逆势而动。 9月2日晚,锦江酒店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A股募集资金不超过50亿元。 其中,35亿元将用于酒店装修升级项目,另外15亿元则用于偿还金融机构贷款等。 如果站在行业发展的角度,作为国内酒店业的规模“一哥”,锦江酒店此次巨额募资,多少能传递出提振信心的积极意味;但从更为理性的观点审视,伴随行业格局持续演进与疫后市场形势突变,锦江酒店此次高调“逆行”,个中风险需审慎加以解析。 1逆势加码“底气何来”?该公告表示,为推进品牌升级迭代、提升酒店服务品质,升级酒店设施、增强公司持续发展动力,锦江酒店拟对锦江系列部分酒店装修升级为郁锦香、康铂、凯里亚德、锦江都城、丽芮、丽怡、丽亭、丽柏、欧暇·地中海、维也纳系列等中端品牌以及白玉兰等经济型品牌。 拟使用募集资金35亿元,项目建设期预计为3年,将根据实际经营业务发展分批进行。 在锦江酒店看来,目前,中国有限服务连锁酒店主要包括经济型和中端两大类,其中经济型酒店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正面临行业规模和结构重整双重挑战的竞争局面,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 锦江酒店认为,相对于一二线城市,三四线以下城市的酒店品牌连锁化程度相对较低,经济型酒店仍属刚需产品,酒店品牌产业升级存在较大成长空间。 至于中端酒店,按照锦江酒店的说法,受消费升级及高端转移推动,目前中端酒店下游需求保持快速增长,行业供给规模和行业供给价格仍处于上探阶段。 锦江酒店认为,集团因布局维也纳等中端酒店而具有一定先发优势。 本次募投项目实施后,公司可进一步优化在经济型酒店和中端酒店的布局,巩固和提高行业地位;至于回报周期,按照锦江酒店的表述,预计装修升级项目税后内部收益率为13.51%,税后投资回收期为5.58 年。 受疫情冲击,尽管酒店业哀鸿遍野,但锦江酒店谈及投资回报仍如此乐观,不得说这份自信足够可贵;但回归现实,这一回报周期究竟能否如约兑现?受消费升级效应带动,过去几年,国内中档酒店领域站上了投资风口。 尽管发展方向符合需求趋势,但资本蜂拥下,市场供给很快便迎来饱和,随之而来的同质化与价格战,导致行业陷入阶段性发展困境。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星级酒店客房136.6万间、限额以上酒店客房394.8万间、实际经营客房1800万间。 但共享住宿收入年均增速约为45.7%,是传统住宿业客房收入的12.7倍。 2019年,共享住宿收入占全国住宿业客房收入的比重至少达到7.3%;聚焦中端酒店,《中国饭店管理公司2019年度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2018年,国内中端饭店品牌年增长率超过20%,但到2019年,其市场增速已经骤降至10%。 显然,历经轰轰烈烈的跑马圈地运动,国内中端酒店市场供过于求的信号已经越来越清晰。 而叠加新冠疫情对经济收入造成的直接冲击和长期影响,未来其成长周期和生命周期并不乐观。 而选择此时入场,其风险可以预见。 如果仅从宏观供需来判定个体玩家甚至单个项目的回报,其结论无疑有失偏颇。 毕竟“二八定律”告诉我们,对于具备核心能力的玩家而言,其业务发展与投资回报往往能走出独立行情。 锦江酒店此次逆势而起,究竟能否实现预期目标?结合其历年的财报数据以及行业观察者的分析,锦江酒店此次动作,其未来发展态势很可能不容乐观。 最新的财报显示,2020年1~6月,锦江酒店实现合并营业收入40.9亿元,同比下降42.74%。 实现归属母净利润2.85亿元,同比下降 49.75%。 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3.78亿元,同比下降205.68%。 具体到不同类型酒店,其各项运营数据如下所示。 直观来看,此次疫情对锦江酒店大陆境内的酒店业务造成巨大影响。 而对比平均出租率和RevPAR的同比降幅,相比于经济型酒店,中端酒店在稳定性与抗风险上的表现似乎确实要优秀不少。 但这能否就证明,锦江酒店此次募资改造,未来能兑现预期?如公告所示,通过系列并购,锦江酒店旗下的中端品牌矩阵已极尽繁杂,但不同于品牌数量的与日俱增,回溯其业绩可以发现,伴随市场竞争加剧以及需求端的持续升级,近年以来,锦江酒店在中端酒店市场的发展早已陷入阶段性困境。 《锦江股份有限服务型连锁酒店2019年5月部分经营数据简报》显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锦江股份中国境内中端酒店平均出租率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4%;其RevPAR由2018年5月的213.21元降至2019年的212.46元;而到2019年全年,两项指标更是出现进一步下滑。 根据酒店产权网发布的2019年Q2《中国中端酒店发展报告》显示,过去5年,各类酒店已基本完成品牌覆盖,各层级已相对饱和,未来难有在传统层面的发展机会。 预测到2021年,中端酒店也将在总增幅中由正转负,各个酒店集团未来需转向高质量、重运营、慢发展的路径。 “酒店装修升级项目十分必要”——尽管锦江酒店在公告中如是强调,但结合上文提及的行业供需现状,以及锦江旗下中端酒店近年的运营表现,此轮募资改造后,其回报究竟能否如愿?在部分观察者看来,答案似乎不言自明。 2商誉危机悬顶整合困局难解根据《2019中国酒店连锁发展与投资报告》,截止到2019年,锦江集团旗下酒店数量超1万家,客房100万间,拥有30多个全系列品牌,会员人数过亿。 而为业界所熟知是的,作为中国酒店业规模“一哥”,锦江酒店能有如今的体量,源自其激进的资本整合。 从铂涛集团、法国卢浮集团、维也纳酒店再到丽笙酒店集团,自2015年起,锦江酒店导演了业界罕见的高频次体量扩充。 而与大举并购相伴的,则是其高溢价带来的商誉持续性增加。 所谓商誉,是指在上市公司并购标的资产时,过分夸大标的资产的盈利能力,用收益法评估出远超标的公司净资产的价值。 其要素是“独占特权、超额收益、剩余价值”,但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谈到,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可以保持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 轻资产公司被并购后以巨额商誉形成重资产,大额商誉减值将大幅吞噬利润成为不定时炸弹。 2015~2018年,锦江股份商誉分别为42.16亿元、109.15亿元、113.71亿元和114.70亿元。 其中,2017年锦江股份113.71亿元商誉中,收购铂涛形成的商誉为57.67亿元,收购卢浮、维也纳、金广快捷形成的商誉分别为48.40亿元、6.69亿、0.40亿元。 也正是基于此,系列并购引发业界巨大争议。 以2015年9月锦江国际签约以83亿元人民币收购铂涛81%股权为例,彼时锦江国际集团董事长俞敏亮表示,锦江和铂涛合作的战略目标是共同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的跨国集团。 通过此次联手,不仅使双方更有动力实现战略目标,还将在整合上下游产业链、全球化服务方面更具优势。 双方将保持各品牌的基因不变,前台做强,后台资源集成,发挥协同效应,实现优势互补,为全球发展和跨国经营创造更大的空间。 但在部分观察者看来,结合彼时铂涛的经营状况、盈利能力,锦江国际的收购价与市场认知存在明显偏差。 赵焕焱更是以“美国《HOTELS》杂志以客房数多寡为标准的酒店企业排名误导了中国企业,中国照搬美国HOTELS杂志以客房数排名不可取”,直斥此次收购“荒唐”。 而如业界所言,伴随之后的监管政策收紧以及行业形势的演变,锦江因彼时连续高溢价收购而面临的尴尬处境,正越来越凸显。 2018年11月,证监会会计部发布《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规定,企业合并所形成的商誉,至少应当在每年年末进行减值测试,如包含商誉的资产组或资产组组合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应当确认减值损失,计入当期损益。 2019年初,财政部会计准则委员会网站公布,近期,财政部会计司针对会计准则咨询论坛中的“商誉及其减值”议题文件征求了会计准则咨询委员的意见,大部分咨询委员同意,随着企业合并利益的消耗,将外购商誉的账面价值减记至零这一商誉的后续会计处理方法。 根据2019年财报显示,锦江酒店目前商誉为113.8亿元,同比已经出现减值。 客观来说,相比于海航集团八爪鱼式的资本幻术最终引发“一地鸡毛”,锦江酒店确实只专注于围绕酒店主业做整合。 但在观察者看来,如果仅仅是物理规模的增加,这样的高溢价并购没有任何意义。 而由于锦江对所收购品牌的进一步提升成果不明显,其盈利能力呈下降趋势。 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1~6月,锦江酒店于中国大陆境外有限服务型连锁酒店业务实现合并营业收入11,735万欧元,同比下降54.37%。 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718 万欧元,同比减少 4,468 万欧元;而在疫情发生的2019年,其于中国大陆境外有限服务型连锁酒店业务实现合并营业收入53,150万欧元,同比仅增长0.85%。 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615万欧元,同比却下降了24.15%。 两相对比,其颓势已经显现。 事实上,受疫后巨变的海外形势影响,包括携程、华住等在内,国内多家头部旅企的国际化之路已阶段性放缓;而撇开锦江酒店旗下这些国际酒店在海外的运营情况不谈,即便是期待中提升锦江酒店的核心竞争力,充实其在国内市场的品牌矩阵布局,其进展似乎同样差强人意。 以2018年11月锦江酒店完成收购的丽笙酒店集团股权为例。 按照彼时丽笙酒店方面的说法,“我们需要的是以最快的速度开发最多的酒店,让与我们合作的开发商和业主,无论新旧合作伙伴,都可以预见五年甚至十年后的成绩;而锦江深深扎根于酒店业,而且与我们有共同的愿景,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发展目标。 ”时至今日,闻旅通过查询预定平台了解到,包括核心丽笙品牌、丽怡、丽芮、丽笙、丽柏、丽亭和软品牌丽笙精选在内,近两年已过,上述品牌的国内拓展状况堪忧,包括丽芮、丽亭等数个品牌的开业门店数都是挂零。 而针对锦江对丽笙的混乱定位,有业者此前更是直言 ,“丽笙早年是国际高端或标准五星级酒店品牌,现在委身到大陆中端及经济酒店品牌,没落的贵族,资本的滥觞!”酒店产权网创始人冯少辉曾谈到,在中端和经济型酒店领域,锦江都起步较早,但并没有在市场中表现出来强大的扩张能力,自我发展这条路走不通之后,就采用外购的方式与对手竞争,但在外购的集团中,又没有一个真正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可以支持锦江成为市场的绝对领导者。 “基因不变,后台整合,优势互补、共同发展”——据了解,按照集团既定的十六字方针,锦江酒店已完成系列组织架构和战略调整,以期实现系列并购后集团发展从量到质的进一步跃升。 但问题是,伴随时间窗口的逐步收紧,国内中端酒店市场即将走向定型。 巨额募资“放手一搏”的锦江酒店,能否缓解高悬的商誉危机?又将掀起多大的市场波澜?对此,闻旅将保持关注。

2019车企财报:“亏”字仍是主旋律,中国市场成关键

受全球经济放缓和贸易摩擦的影响,2019年全球汽车行业持续低迷。根据GAD全球汽车数据库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汽车累计销量为9030万辆,远低于2018年同期的9440万辆。其中,在全球排名前十的汽车集团中,仅丰田以及戴姆勒销量出现微增长,其他车企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知名市调机构Focus2move分析认为,2019年全球汽车销量下滑的原因大致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的需求萎缩、柴油车引起的环境问题受到关注以及车辆共享经济的崛起。而在销量承压的背后,随着跨国集团2019年财报相继出炉,多数车企的业绩也拉起了警报。

通用:净利润增长17.4%全面推动电动化转型

2019年在罢工事件、停产风波以及中国市场销量下滑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通用汽车业绩不降反升。

根据通用汽车发布的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集团全年净收入为1372亿美元,同比增长6.7%;净利润为67亿美元,同比增长17.4%;在计入36亿美元的罢工损失后,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84亿美元。

在通用看来,2019年稳定的业绩表现归功于雪佛兰和GMC品牌旗下全尺寸皮卡。其中,雪佛兰索罗德和GMCSierra在综合市场中的份额提高了1%,为2019年业绩做出了贡献。此外,凯迪拉克品牌在中国市场销量创新高,也助推了通用的业绩增长。

但值得关注的是,受到市场走弱、消费信心下降等宏观因素的影响,2019年通用在华销量仅为309万辆,同比出现了10%的下降。通用汽车表示,为应对中国市场的变化,通用将继续优化中国市场的产品组合,聚焦快速增长的SUV和豪华车市场。

展望未来,通用汽车将持续推进面向未来的转型,聚焦可持续性,实现长期稳健的业务发展。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表示:“我们相信电气化与自动化战略不仅能改善环境,也将创造更多价值。”

据了解,在电动化方面,通用向位于密歇根州的底特律-汉姆川克工厂投资22亿美元,用于生产包括全新GMC悍马在内的多个品牌纯电动卡车及SUV车型;在自动化方面,通用旗下Cruise发布了全新纯电动自动驾驶共享车型Origin,未来该车型将在底特律-汉姆川克工厂生产。

在全面聚焦转型的同时,2020年通用预计调整后每股收益在5.75美元至6.25美元之间,汽车业务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将在130亿美元至145亿美元之间。

福特:净利暴跌98.7%中国市场亏损收窄

根据福特汽车公布的2019年业绩显示,2019年其全年营收1559亿美元,同比下降3%;净利润仅为0.47亿美元,同比暴跌98.7%;全球销量为538.6万辆,同比下滑10%。

福特汽车表示,利润下跌是受销量下滑、新产品推出成本较高以及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合同成本等因素的影响。据了解,2019年11月,福特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签订了为期四年的新劳动协议,面临着高达6亿美元的成本支出。受此影响,2019年福特在北美市场营收下滑至253亿美元,息税前利润同比减少12.59亿美元。

除北美市场外,中国市场的低迷也成为困扰福特的主要原因之一。数据显示,尽管中国市场仍旧亏损7.71亿美元,但跌幅较2018年的15亿美元有所收窄。而这主要得益于2019年福特在华加速推进“福特中国2.0战略”。

展望未来,福特汽车CEO吉姆·哈克特表示,未来福特将在转型中实现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之间的平衡。其中,在电动化方面,福特将会推出多款车型,包括已经亮相的福特野马Mach-E和2020年将在北美市场首推的混动版F-150等。

2020年,福特预计调整后自由现金流将达到24亿-34亿美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则将介于56亿-66亿美元之间。

戴姆勒:净利降幅超6成降本增效仍是主要任务

2月11日,豪华车领域巨头之一的戴姆勒率先公布了2019年业绩。数据显示,2019年集团营业额为1727亿欧元,同比增长3%;息税前利润为43亿欧元,同比下滑60.4%;净利润为27亿欧元,同比下滑64.5%;销量为334万辆,与2018年基本持平。

戴姆勒股份公司及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康林松表示,集团架构重组、并购交易等方面的调整是影响2019年业绩的主要因素。他强调,戴姆勒要大幅提高盈利能力,有必要采取措施削减成本和增加现金流,作为未来战略的基础。

事实上,集团早已宣布了裁员计划。根据规划,集团计划到2022年底在全球裁员人左右,用来削减14亿欧元的员工成本。而日前,戴姆勒又宣布计划将裁员1.5万人,以此来削减成本,增加现金流。

展望未来,康林松表示:“集团的未来将依赖于碳中和出行和持续的数字化布局,并在产品及各个环节中充分借助数字化的潜力。”而为了实现这一的目标,集团大幅加大了对新技术的投入,在发挥技术领先优势的同时,提升盈利能力。

与此同时,戴姆勒预计2020年集团总销量将略低于2019年年水平,营业额将稳定在2019年水平,但息税前利润将显著高于2019年,因为2019年的息税前利润较低主要受一些调整因素的消极影响。

沃尔沃:营利增长8.5%中国市场贡献大

在与吉利牵手的第九年,沃尔沃除销量快速增长外,也交出了不错的业绩。

根据沃尔沃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集团全年营收为2741亿瑞典克朗,同比增8.5%;全年利润143亿瑞典克朗,同比微增0.8%;营业利润率为5.2%,现金流达到116亿瑞典克朗;销量方面,集团累计销量首次突破70万辆,达70.5万辆。

沃尔沃在取得这一成绩的背后,中国市场功不可没。数据显示,沃尔沃2019年在中国实现营业收入605.3亿瑞典克朗,同比增长10.8%;在中国大陆的累计销量为15.46万辆,同比增长18.7%,创下有史以来单一市场最高销量记录。

除中国市场外,在全球其他市场,沃尔沃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其中,在美国市场,沃尔沃2019年销售新车10.82万辆,同比增长10.1%。这也是其自2007年以来,集团首次在美国市场销量突破10万。此外,在德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巴西、捷克、匈牙利等市场沃尔沃也均创下历史销量新高。

根据规划,接下来,沃尔沃将加快电气化转型。2019年10月,沃尔沃发布了“2040环境计划”,力求在2040年之前将公司发展成为全球气候零负荷标杆企业。作为实现该目标的第一步,沃尔沃计划于2018-2025年期间,将旗下每辆汽车全生命周期中的碳排放平均降低40%。

值得关注的是,2月10日,吉利汽车发布公告称,其正在与沃尔沃汽车就业务整合进行初步讨论。重组后的新集团将通过香港吉利汽车上市主体实现与全球资本市场的对接,下一步还将考虑在斯德哥尔摩上市。

若双方重组成功,新集团年销量将突破200万辆,总市值将逾350亿美元,成为目前中国市值最高车企。业内普遍认为,双方合并重组后,沃尔沃将在资本市场体现更大的价值。

FCA:营收利润双下滑北美市场孤掌难鸣

根据菲亚特克莱斯勒(FCA)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FCA营收为1190亿美元,同比下降2%;净利润为30亿美元,同比下滑19%;调整后的营业利润为73亿美元,同比下降1%。

北美市场依旧是集团的主要受益来源。数据显示,2019集团在北美全年净收入为800亿美元,利润率为9.1%,高于2018年的8.6%;税前利润为74亿美元,同比增长7.4%。据了解,FCA在北美市场的出色表现,得益于皮卡和SUV车型的销售。其中,2019年道奇Ram在美国市场的销量首次超过雪佛兰索罗德,成为美国皮卡热销车型的第二名。

值得关注的是,除北美市场之外,FCA在其他几大重要市场几乎全线溃败。具体来看,在欧洲市场,集团2019年亏损额达660万美元,为此不得不通过裁员5000人削减成本,以实现扭亏为盈;在亚洲市场,集团亏损3960万美元,销量下滑29%至14.9万辆。

展望2020年,FCA预计将实现税前利润超77亿美元,为与PSA的顺利合并打下良好基础。据了解,2019年10月31日,FCA与PSA就合并一事达成50:50的股份互换合作。双方预计,合并交易将带来每年37亿欧元的运行率协同效应,并使联盟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制造商。合并预计在2020年底或2021年初完成。

总的来看,当下全球车市仍未走出寒冬,不确定的政治和经济环境、日益激烈的竞争以及更加严格的排放标准,都给车企带来很大挑战。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车企将进行一系列改革,以降低成本尽快走出阴霾。而在转型中,车企如何实现可持续的盈利,也将是车企必须面对的问题。

17家上市乳企的Q3财报隐藏的“喜与愁”

品牌集中度持续提高,国内乳粉市场可能要迎来真正的“大变天”。

还没从2019年的经济寒冬中走出,又一头扎进了被疫情包围的2020年,“冷空气”的持续攻击,让母婴行业的各细分领域加速进入洗牌期,竞争愈加激烈。

自10月开始,中外各大乳企陆续向外递交了2020年第三季度的成绩单。

从现有的17份报告中来看: 大多数本土乳企业绩仍处于亏损状态,但也有小部分本土乳企已实现扭亏,而外资头部品牌在中国市场无论是在销量上还是增速上都出现了明显下滑。

品牌集中度持续提高,国内乳企市场格局出现变化。

被誉为“白马股”的伊利发布业绩后股价闪崩,蒸发262亿元

作为国内乳制品行业龙头企业的伊利,1-9月以735.06亿元的总营收、60.24亿元的净利润在同行业中遥遥领先。但是需要注意的是, 就在其发布财报的第二天,这支白马股开盘后股价大跳水直至跌停,仅一交易日就蒸发了262亿元。

伊利

从数字上来看,伊利的业绩呈双增长态势,不过为何会惨遭高位跌停呢?

对此,业内人士猜测,可能是和第三季度业绩增速不及预期有关。

据了解,伊利第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22.49%至268.76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72.28%至25.92亿元。

反观第三季度营收、净利润分别为261.62亿元和22.89亿元,同比增长11.08%和23.73%。

由此不难看出,伊利Q3业绩增速要明显低于Q2。

而对于上市公司因“业绩不及预期”引起的崩盘,华西证券指出,主要原因还是由于估值偏高。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伊利提出《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2019-2023)》。

根据公告显示,本计划授予的限制性股票分五期解除限售,业绩考核解禁指标以2018年为基准,2019~2023年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8%、18%、28%、38%、48%;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15%。

从本次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来看,1-9月,伊利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下称“扣非净利润”)增长了10.32%。

也就是说,第四季度只要完成与第三季度同样的增速,即可完成考核目标。

但是由于种种因素的不确定,伊利能否成功完成目标还需继续观望。

皇氏、燕塘、科迪、天润等区域乳企几家欢喜几家愁

作为区域性代表乳企:科迪乳业、天润乳业、燕塘乳业、三元股份、天润乳业、新乳业利润差异明显。

其中一度亏损的皇氏集团在经过调整经营结构,加强聚焦主业后成效显著,1-9月实现营收17.09亿元,同比增加8.12%;净利润0.33亿元,同比增加64.39%;扣非净利润59.43万,同比增长118.15%。

在第三季度中更是实现营收营收6.95亿元,同比增加16.39%;净利润0.32亿元,同比增加509.1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0.22亿元,同比增加2338.32%。

同样天润乳业1-9月也实现营收13.19亿元,同比增加8.34%;净利润1.20亿元,同比增加2.17%;扣非净利润1.28亿元,同比增加3.83%。

新乳业第三季度财报实现营收21.01亿元,同比增加39.00%;净利润1.09亿元,同比增加45.46%;扣非净利润0.93亿元,同比增加52.51%。1-9月实现营收46.57亿元,同比增加10.32%;净利润1.85亿元,同比增加3.70%;扣非净利润1.43亿元,同比减少5.51%。

与之相反的是, 燕塘乳业和科迪乳业两家生意惨淡。

从财报中获悉,燕塘乳业第三季度实现营收4.91亿元,同比增加25.04%;净利润0.36亿元,同比下降18.32%。

燕塘乳业

并且 事实上,今年前三季度燕塘乳业一直都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财报显示:1-9月实现营收11.94亿元,同比增加9.35%;净利润0.96亿元,同比下降13.08%。

对于此次下滑,燕塘乳业并未在财报中表明原因。

但 有业内人士猜测可能是其大单品缺乏导致核心竞争力不足,以及过分依赖广东市场所致 (根据其2018年、2019年财报显示:燕塘乳业在广东省内(珠三角地区及以外地区)产生的营收在其总营收中的占比高达97%以上)。

此外,今年9月, 在燕塘乳业挂帅近7年的董事长黄宣因另有任用申请辞去了燕塘乳业第四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

据了解,在黄宣在职的2014-2019年间,燕塘乳业除了2018年出现利润下滑外,其余几年营收和净利润均是正向增长状态。

而此次高层变动,不知会对燕塘乳业后续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

科迪乳业

此外,曾经缔造网红“小白奶”的科迪乳业因一场谎言被戳破如今已是深陷泥潭,财报显示: 科迪乳业虽然第三季度实现扭亏,但仍不能挽救其业绩的颓势。

财报显示:前三季度科迪乳业实现营收4.67亿元,同比减少37.65%;净利润0.01亿元,同比减少96.85%; 扣非净利润-0.21亿元,同比减少172.00%, 成为2020年前三季度亏损幅度较大的乳企之一。

日前,科迪集团发布关于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股东建议函回复的公告表示,预计,在1年内用实物资产、土地、商标无形资产及不少于2亿的货币资金等偿还全部欠款,部分资产所有权转移存在法律障碍,科迪集团正在积极办理解除手续,确保在1年内提前完成清偿。

三元

除却科迪乳业外,业绩亏损较大的还有三元乳业。

财报显示:前三季度,三元实现营收54.21亿元,同比减少13.73%;净利润-0.46亿元,同比下降122.67%; 扣非净利润-0.59亿元,同比减少142.86%。

从业绩表现来看,三元显然有些差强人意。

要知道作为北京地区的“奶业大佬”,三元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长大(北京市政府授权经营的国有独资公司),即使在亏损状态也可以依靠政府的强势补贴输血化险为夷。

但是随着三鹿、太子奶等一个个“拖油瓶”的上身,让本就没有拿的出手的大单品,以及渠道商网络元气大伤的三元乳业业绩持续下滑,即使在“背后有人”的情况下,也最终回天乏术。

上游牧场:几家欢喜几家愁

从目前披露财报的上游牧场来看,庄园牧场业绩仍未实现反转,而西部牧业已实现扭亏。

财报显示:西部牧业第三季度财报实现营收2.32亿元,同比增加27.64%;净利润0.04亿元,同比增加781.41%;扣非净利润0.03亿元,同比增加232.10%

而庄园牧场第三季度财报实现营收2.01亿元,同比减少3.87%;净利润0.08亿元,同比减少28.42%;扣非净利润0.07亿元,同比减少45.20%。

同样,庄园牧场业绩也是连年下滑,2016年-2019年,庄园牧场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66亿元、6.28亿元、6.58亿元和8.14亿元,其中,2016年-2018年的营收几乎是原地踏步;2016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0.68亿元、0.64亿元和0.51亿元。

而今年前三季度营收5.26亿元,同比减少13.2%;净利润0.06,同比减少83.69%。

为了挽回业绩,近两年来庄园牧场也做了许多努力。

2019年底,为加快奶源基地建设,庄园牧场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4300万股A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3.8亿元,用于“金川区万头奶牛养殖循环产业园项目”及“偿还银行借款”。

但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一举措还并未起到提振业绩的作用。

贝因美、光明等曾经优势大佬,逐渐落于人后

曾在乳制品行业叱咤风云的贝因美和光明乳业的业绩也并不乐观,脱帽后贝因美业绩持续在亏损和盈利边缘疯狂试探,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其实现营收7.18亿元,同比下降0.53%;净利润0.08亿元,同比下降50.12%; 扣非净利润-0.18亿元,同比下降322.84%。

贝因美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贝因美曾在之前的业绩公告中表示,原因有二:

1)后疫情时期,市场竞争更为激烈;

2)消费者更为注重消费体验和产品的性价比,导致品类销售结构变化和业绩相应变动。

但是面对下滑,贝因美也做出了相应的应对措施,譬如发布定增预案,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12亿元,用于新零售终端赋能等项目及补充资金,不过由于此举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所以只能被迫终止。

此外,根据此次披露的财报获悉,贝因美目前的存货高达5亿,而这只是账面上的存货,可能还不包括渠道和托盘商的存货,高额存货让贝因美早早的就拿出了3265.55万元做好了计提跌价的准备。

日前,谢宏对外表示:“我始终认为亲子(家庭)消费领域才是我们的蓝海”。

可是连奶粉这一科都还没做好的贝因美,去做全品类是否又能成功呢?

光明

而作为昔日与蒙牛、伊利齐头并进的“三雄”之一,光明也早已不能同日而语。

财报显示:1-9月,光明实现营收187.25亿元,同比增加9.26%;净利润4.26亿元,同比下降4.16%;扣非净利润3.21亿元,同比下降32.14%。

市场竞争的激烈和持续掉队,让光明采取了一系列扩大品牌声量的措施。

譬如加大广告投放力度,但是由于受委托方在一则视频广告中未将中国领土表示完整,而光明乳业又未将审核工作做仔细,导致自身被罚款30万,引起了 社会 热议。

虽然广告确有提振业绩的功能,但在如今这个传播过度的 社会 中,是否能激发消费者购买欲和增加消费者和品牌之间的粘性值得考量。

熊猫、均瑶等新上市乳企,偏科严重

熊猫乳业和均瑶乳业都是股市近期的新晋企业,其中熊猫乳品的主营业务为浓缩乳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乳品贸易,主要产品包括“熊猫”牌系列调制甜炼乳、全脂甜炼乳、调制淡炼乳、全脂淡炼乳、甜奶酱、马苏里拉奶酪、奶酪棒、稀奶油等。

从最新披露的财报来看,第三季度熊猫乳品实现营收2.01亿元,同比增加3.26%;净利润0.27亿元,同比下降8.23%。

但是1-9月实现营收4.37亿元,同比增加6.98%;净利润0.38亿元,同比减少4.73%。

随着熊猫乳品的上市,其自身问题逐一显露, 包括熊猫乳品对核心产品“炼乳”倚仗过重。

相关资料显示,2016-2018年度以及2019年1-9月,熊猫乳品浓缩乳制品销售收入分别为2.77亿元、3.62亿元、4.51亿元以及2.83亿元,占公司整体主营业务收入的67.98%、67.95%、75.15%以及69.52%。

众所周知,过度依赖某一个产品,意味着企业面对的风险就越大,而偏科的熊猫乳品提升企业产品矩阵,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产品结构过于单一的还有均瑶乳业,据了解,均瑶乳业主要生产乳制品、含乳饮料和植物饮料。

翻阅其以往财报,2017年-2019年,均瑶乳业收入分别为11.46亿元、12.87亿元和12.46亿元,而乳酸菌饮品占比分别为98.6%、97.2%和93.7%。

产品线单一导致其自身市场受限,而这也体现在其财报中。

据悉,1-9月,均瑶乳业实现营收7.10亿元,同比减少27.41%;净利润1.97亿元,同比减少33.84%;扣非净利润1.62亿元,同比减少37.26%。

外资乳企增速下滑、销量下降,

国内市场面临洗牌

除本土乳企外,雅培、美赞臣、美赞臣、雀巢(包括惠氏)等外资乳业也纷纷公布了2020年第三季度的业绩,但 相较于本土头部乳企的高增速发展,外资乳企从整体情况来看,增速和销量明显放缓。

其中雅培婴幼儿营养品业务第三季度的全球销售额为19.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8.24亿元),同比增长2.6%。

但是雅培表示, 在大中华区的挑战性环境抵消了东南亚带来的增长。

达能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营收16.98亿欧元,同比下降5.7%。

而 作为达能第二大“战区”的中国市场,因奶粉业务表现不佳出现了双位数下滑,致使其全球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销量和销售额均下降约2.9%。

美赞臣母公司利洁时发布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利洁时旗下的营养品业务同比增长4.1%,达到8.06亿英镑;其中,婴幼儿营养品(注:IFCN,即美赞臣奶粉业务)同比持平,与上半年相比有所上涨。

雀巢旗下惠氏婴幼儿奶粉在中国市场销售继续萎缩, 但对于惠氏在中国销售情况不佳的原因,雀巢在报告中并未解释。

随着本土乳企不断倒逼自己向上游产业、科研技术、数字化工程要红利,以及消费者教育的持续深化,不难想象,中国乳粉市场将真正迎来“大变天”。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